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活动

捆“绑”创业利,难“断“夫妻情

时间:2019-08-10
dafabet

   13:11

  来源:猎云网

捆“绑”创业利,难“断“夫妻情

  bdd6f53d65cb45c69a3e6a1e2e479751.jpeg

  【猎云网北京】7月31日报道(文/李欢欢)

  “夫妻店早期成本低,可以共同防范投资人和其他合伙人,是利益共同体,这对企业早期是好事;到了中期就是坏事,因为夫妻彼此没有说服力,其他投资人也没法发挥作用。”7月22日,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接受海克财经采访时,再次谈到对“夫妻店”的看法,从当当正式出走5个月,他依然难掩对于“夫妻店”的后悔。

  和李国庆一样,其拍档、夫人俞渝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自己对于“夫妻店”的反对。“假如我有选择,我绝不会和我的老公李国庆一起创业”,2013年,俞渝在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发出感概,她还称把二人婚姻坚持到现在的自己为“奇葩”。

  作为曾经的“模范夫妻”,李国庆和俞渝夫妇,一人熟悉图书行业且高调有创新,另一人曾征战华尔街又低调偏谨慎,“互补”的他们曾带领当当在2010年成功在美上市,使“中国版亚马逊”成为中国首家在美上市的B2C电子商务公司,风光无限。

  bc59bd0c0e1a487c9d2113615014faca.jpeg

  但或是“夫妻店”的弊端逐渐显现,上市并没给当当带来更好的发展,夫妻二人难以统一的共治使决策变慢,错过多个发展时机。曾经的电商巨头当当在经历退市、被海航收购未果等风波后,逐渐被阿里、京东甩在身后。

  而夫妻店模式不仅耽误了当当的发展,似乎也让二人“反目成仇”。在海克财经的采访中,李国庆大谈俞渝夺权的卑鄙,他说,有些事情,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俞渝。

  模范夫妻优势互补,联手创当当

  李国庆和俞渝在性格、成长等方面存在差异,这也是二人之间冲突不断的原因之一,但在当当网发展早期,这些差异反倒成为互补的优势。

  李国庆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1983年,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大学,并就此开始自己的反叛生活。写过大字报、发过避孕套,担任学生会副主席的李国庆是北大响当当的风云人物。

  而俞渝则出生于无锡,比李国庆小一岁,大学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。1992年,俞渝获得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金融及国际商务MBA学位,并在之后创立自己的公司,做金融咨询顾问业务。

  二人相识的时候,李国庆已经离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政策研究室,在地下室创立了自己的“科文经贸总公司”,但事业始终没有起色,甚至因此被初恋女友抛弃。相反,当时的俞渝已经凭借自己的才能在华尔街闯出一片天地,是被“开着私人飞机”追求的人。

  但均已过30岁的二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互生好感,俞渝认为李国庆是聪明、有主见的小伙子,李国庆则称俞渝为才女。几个月之后,二人迅速闪婚,女强人俞渝也跟“个体户”李国庆回了国。

  1999年,回国不久的夫妻二人共同创立了当当网。当时,“科文经贸总公司”的发展依旧不温不火,而俞渝则经常在北京的图书大厦买不到想要的书。在网上学习了贝塔斯曼在线后,二人建立了当当网。

  李国庆熟悉图书出版行业,为人坦率有创新,俞渝则在早年征战华尔街,性格低调偏谨慎,夫妻二人在创立当当网上有明显的互补优势。李国庆就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刘强东经常给他说,羡慕他有这么一个从华尔街回来的老婆帮他做生意。

  在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下,1999-2006年,当当共获得了IDG、老虎基金、华登国际等约4600万美元的投资,并在2010年12月8日顺利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,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、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。

  上市当天,当当网股价上涨86%,市值超20亿美元,并以103倍的高PE和3亿1千3百万美金的IPO融资额,连创中国公司境外上市市盈率和亚太区2010年高科技公司融资额度两项历史新高,风光无限。

  1b6f9fea4d524f798d7bc27bf046dd72.jpeg

  在从零到巨头这十一年的发展中,李国庆和俞渝二人作为共同防范投资人和其他合伙人的利益共同体,携手度过了互联网泡沫等危机,是圈内公认的模范夫妻,但其实他们并非没有矛盾。

  李国庆在海克财经的采访中表示,在当当网发展的第一个5年,拥护他的董事周全就曾给他支招,“让俞渝回家生老二去”。但该方案并没有被李国庆采纳,甚至周全本人也在当当第6年改组董事时,被俞渝直接换下,由俞渝熟悉的的哥们—263的李小龙接替。

  “这个董事会又过几年,又明确做出决议,俞渝挂名董事长,回家待着。”但李国庆念及俞渝跟他回国的不容易,最终还是心软没有执行。

  俞渝同样对李国庆有“气”。2011年,在当当上市几个月后,俞渝在《杨澜访谈录》中主动提及对于创业者的忠告:“夫妻不要在一起创业,生活已经挺不容易的了。”她说,她曾因生李国庆的气一个多月没有回北京的家,自己一个人在纽约生活,虽然那个时候儿子还小。

  她认为,对于夫妻店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分工明确,此外,夫妻之间也不要随意点评二人的工作,“很容易起争议”。最后就是要找比自己能干的人,“一个团队很结实的时候,两个人的矛盾容易化解”。

  虽然有矛盾和冲突,但这个时期的二人在面对创业初期的困难时,体谅多余指责,互补多余摩擦。

  矛盾冲突增多,错失发展机遇

  “我口无遮拦,多有得罪,请海涵”,李国庆的微博签名现在依然保留着这句有些欠扁的话,自从2010年开通微博,他一直没有辜负自己“李大嘴”的称号,也因此多次“得罪”俞渝。

  2010年1月,当当网上市不久,李国庆为表达对投行定价的不满,在微博上创作摇滚歌词进行发泄,“为做俺们生意,你们丫给出估值10~60亿,一到香港写招股书,总看韩朝开火,只写七八亿,别TMD演戏。我大发了脾气。老婆享受辉煌路演,忘了你们为啥窃窃私喜。明知次日开盘就会20亿,还定价16,也就11亿……”之后,李国庆又在微博上和号称摩根士丹利员工的网友进行了激烈的骂战,双方你来我往数次交锋,引爆微博话题。

  虽然这次的“闹剧”在俞渝协调下,以李国庆和摩根士丹利各退一步终止,但李国庆后来在《杨澜访谈录》中回忆:俞渝当时觉得他的修养太差,“觉得这个日子都过不下去了”。他们当时还问13岁的儿子,两人离婚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?他觉得该不该离婚?

  “你们俩的主要矛盾不是在生活中,你们俩的矛盾全是因为在一个公司工作,所以你们离了婚,如果还在一起工作并没解决,你们要不先试试,不要在一起工作呢?”儿子虽小,但给了夫妻二人最诚恳的建议。

  李国庆表示,董事会在当时也是这个意见。但两人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分开,没有离婚,也继续着“夫妻店”的经营。

  但在那个电商大肆扩张的时代,冲突不断而又难以妥协的两人给当当带来最明显的伤害就是,决策变慢,产生内耗,以至于多次错过发展时机,逐渐从电商第一梯队中掉队。

  7c902b70dace4e27b3eb368c69fa3704.jpeg

  据AI财经社报道,李国庆为了做成一件事,会花足够多的时间来说服俞渝,如果两个人的意见不统一就再推迟三个月。比如,李国庆想在当当上引入服装品类,俞渝不赞成,怕造成亏损后影响财务表现。

  最后,李国庆答应把第一年亏损控制在1000万以内,俞渝才同意。不仅仅是服装,当当在其他业务的拓展上同样有俞渝制定的亏损红线,最终就造成当当虽然在多方面拓展,但是收效甚微的局面。

  此外,两人在用人上也有很多冲突。据李国庆在媒体采访中透露,自从2015年初,夫妻二人分管老当当和新当当之后,老当当的6个副总走了5个。“都是她挤兑走的,她故意挤兑走的。她很看重你跟李国庆还是跟俞渝。我从来不知道,我只是离开当当以后,这些人才跟我说当时的画面。”

  李国庆说,如果别人多讲了“我们认为李总怎么怎么的”这样的话,就会被俞渝认为不向她效忠,最终的结果就是走人。

  冲突不断的两人,甚至还为了“和平共处”制定了一堆规则,其中最有名的就是“回卧室不谈工作”。二人本来商定好回卧室之后不再谈工作,但经常因为没争辩完又跑去厨房谈。“半夜她还得翻来翻去看书到两三点还没睡,又想起工作什么问题,觉得我做得不对,一看我翻身以为我醒了,说李国庆这件事怎么怎么样。”李国庆曾在接受艾问人物采访时表示,自己为此已经练就了倒头就睡的本事。

  就如之后李国庆所说,在经营管理、用人、战略上经常不一致的二人在当当发展的中期“就是坏事”,并逐渐被阿里、京东甩在身后。

  2016年9月21日,当当网正式对外公告,公司以6.7美元/ADS的最终成交价格完成退市,此时其市值已不及6年前刚上市时的四分之一。事后,李国庆对媒体表达了对于当当上市的后悔,其称:“上市之后会有各种对盈利的要求,经不起亏损,于是就捆住了手脚,而在高速爆发的行业中必要的亏损是需要的”。

  当当也曾有过反转的机会,但李国庆和俞渝夫妻二人为了保持对于当当的绝对控股,最终都选择了拒绝。

 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,2013年,李彦宏曾带百度高管和当当谈过合作,但因占股比例和交易价格等问题,最终未能谈妥。到2014年,又有腾讯提出入股当当,要求占股33%,并把好乐网交给当当处理,但谈判最终还是未能成功。

  李国庆只愿意给腾讯25%的股票,且不愿接收好乐网,此外,他还要求腾讯给当当两年的免费流量。腾讯派来谈判的人称李国庆夫妇没有雄心壮志,最终不了了之。

  退市之后的2018年12月,刘强东明尼苏达事件爆出后,“李大嘴”再次出动,在微博上发表言论力挺“兄弟”,不仅引来网友攻击,也彻底惹怒了“俞渝”。

  当当官微在第二天就发布声明,称李国庆已经离开当当网管理层、决策层有一段时间,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并要求其将当当logo从其个人微博号等处删除。

  该声明不仅将李国庆“秘密离职”的事公布于众,也“逼”得他在2个月后正式宣布从当当出走。

  3a8acd061b204adbbbeb2d936454598c.png

  李国庆认为,他和俞渝在要不要将当当卖给海航上的巨大分歧,是导致二人彻底分开的原因所在。而俞渝则在接受财新的采访中表示,“他觉得后来者如日中天,自己在面子上下不来,心态没有调整好。”,她认为,当当上市早,因此造成了李国庆过早的自我膨胀,他的问题是在自我成长上卡了壳。

  此外,在海克财经的采访中,李国庆还透露了俞渝如何一步步将自己手中的股票夺走,变为第一大股东:先是一人一半,后二人又商议将各自一半的股票交给儿子。在李国庆交付后,因儿子是美国国籍影响当当在国内上市,俞渝又将这部分股票拿到手中。

  俞渝还未对此作出回应,但她曾在报道中评价放弃股票的李国庆“大度”。

  “除非一人独大,或者老婆独大,或者老公独大,这说的不是股份,是权力独大,权威独大。”李国庆在采访中也为夫妻店发展提出改良方案,但在当当这么些年的发展中他们夫妇二人始终在进行不分上下的“平行打”,不仅把两人打烦了,也把当当打了下来。

  俞渝曾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,透露当当退市之后的利润:2016年,当当净利润是8600万;2017年,净利润达到3亿元,增长260%;2018年,净利润是4.25亿元,增长34.9%。当当实现了俞渝所期待的“小而美”,但毫无疑问,它依旧还是在电商大战中败下阵来。 ,查看更多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李国庆

  俞渝

  夫妻店

  当当网

  华尔街

  阅读 ()

达到当天最大量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大发888国际 版权所有© www.mikamiku.com 技术支持:大发888国际| 网站地图